我一定是被這二隻畜生搞的壓力太大了,不然怎麼會花時間做這個‧‧‧‧






 

看完賽德克後,我肯定我們家這二隻畜生絕對是賽德克勇士來著。




 

別看上圖這二隻貌似可愛,平常可皮了。(我們已經為他們失眠多時)


賽德克巴萊的劇情,真的融入到我的現實生活了。
在嘎逼還沒來之前,虎虎醬沒有伴可以陪牠玩,牠的神情總是露出一絲寂寞,常常往窗外觀看‧‧‧

 

但自從小惡魔嘎逼來了之後,家裡氣氛變了‧‧‧ 



有如二個賽德克勇士似的爭地盤,牠們都想要奪取這塊獵場
(二隻莫名其妙的寵物,這獵場明明是我這個主人的啊!)

狗狗到處亂尿尿跟拉屎,貓咪則跳到桌上幹走橡皮擦跟繪圖筆,用這些方式來搶地盤,
二隻都想要在這裡稱王、奪獵場,每天二隻畜生吵得不可開交,都快把我們逼瘋了!

對這二隻畜生的處罰方式,採用了:

虎虎醬不乖就給牠彈耳朵跟鼻頭,如果牠太超過的話,
就狠狠打屁股跟摸牠超小雞雞讓牠勃起。(應該都知道勃起無法進入的痛苦吧?)

嘎逼不乖亂咬東西或者亂尿尿,就讓牠站在罰站板上罰站(二三個月太小還不能修理牠)
嘎逼一天的生活,有七成都在罰站板上度過‧‧‧
以後嘎逼長大,我猜牠如果回想牠童年回憶,應該只有罰站板吧。

 


可能是我常修理牠們吧,讓牠們養成了同仇敵愾的風氣。

某天,牠們似乎在策畫著甚麼‧‧
當牠們發覺我在看牠們二個交談好像在共謀甚麼,竟然很自動的分開離去,這讓我有股不祥的預感‧‧
靠‧‧靠背!這不是賽德克的劇情嗎?牠‧‧牠們難道打算對我出草?



這是另一天牠們交頭接耳的畫面。 




就是我察覺屋內氣氛開始變了,於是我後來幾天都在默默觀察牠們,
似乎也沒有特別舉動,整個慵懶的很啊!



就在我後來鬆懈、已經忘記牠們想謀反的日子中,終於有一天牠們出草了‧‧



「臉上沒有圖騰的,不能算是真正的賽德克勇士。」

這二隻竟然在我畫圖時‧‧‧‧


貓咪在後面抓我椅背分散我注意力,狗狗則是跑到我前面‧‧‧

舔我的睪丸!

這就是在家只穿內褲的下場嗎?礙於過於限制級,我無法拍出牠舔我睪丸的畫面(太羞恥了)
我真的被出草了!牠舔我睪丸的用意是甚麼?想讓我羞恥嗎?想暗示我甚麼?

啊‧‧‧‧‧被狗狗舔睪丸的感覺很奇妙‧‧‧‧
牠靈活的舌頭與高端的技巧,很難一時之間去詮釋我的感受。

被舔就算了,問題是我還有點微微勃起!  (遮臉)

有什麼比狗狗舔我睪丸還會微微勃起的事情還羞恥嗎?(再次遮臉)
唉,我被舔了三下 。
 


除了偷舔我睪丸,牠們還做了一件令人憤怒的行為‧‧‧他把我們吃飯工具繪圖筆咬個稀巴爛!
天啊!看咬痕就知道牠們多想出草!太誇張啦啦啦啦啦啦!



事後,牠們二隻(賽德克)感覺好像戰勝了我(日本)一樣,
牠們驕傲的眼神實在是讓我很想狠狠扁牠們。


最後我也真的狠狠扁了牠們。

 
創作者介紹

菜的五味雜陳

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