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事要有始有終,還是得給一個交代。












二月二十日早上八點二十八分,入了公司看到了難以想像的畫面‧‧

藍藍往生了。

從來沒想過養寵物,而這是我第一次養了昆蟲。





第一次震撼到失去‧‧原來是這種感覺。





他為什麼葛屁了?是因為我用OPP袋裝起來的緣故嗎?

我還特地用針搓了二個洞給他呼吸的啊‧‧

我哭了一整天,眼淚已經幾乎流乾,心臟無法承受的悲痛ㄧ直像跳針似的抖著。

跟藍藍相處不到一天,還來不及和他製造些回憶,來不及帶著他與我好友相識,

來不及抓著他與我ㄧ起遊山玩水‧‧跟想像春酒聚會炫耀的情景‧‧

就這麼走了。

電視台與記者採訪的夢已消逝,路旁的行人驚訝的表情也無法想像了‧‧

「老天賜與我驚喜,又剝奪了我的快樂。」

我不懂,這是老天給我嚴苛的考驗,還是愚弄著孤單的我‧‧的一種遊戲?

我輕易釋放了我的愛出去,卻怎麼也收不回我所流逝的情‧‧‧

在公司一直想止住淚水,但懦弱的心卻無法堅強起來‧‧

我能撐過這段失去他的日子嗎?

我想,我以後再也不會任意流露出我的感情了。





我決定我要隆重辦場盛大的喪禮,風光的讓他離開這世間。

撿起隨手扔進垃圾桶的藍藍屍體‧‧

土葬還是火葬一直猶豫不決,這場喪禮我想找ㄧ些綜藝龍頭來主持,

不過我的經濟能力夠嗎?我負擔的起嗎?

朋友與網友會為了ㄧ隻蒼蠅前來弔念嗎?我思考著許多可能性。

看著網友們的回應,句句刺痛了我的心‧‧還有網友叫我記得吃藥‧‧

蒼蠅就該死嗎!沒有蠅權嗎?你以為藍藍想當蒼蠅嗎?

藍藍也不想當蒼蠅的啊‧‧

也許,是我親手毀了藍藍的一生。





人在傷痛的時候,總會需要有可以宣洩療傷的對象。

很少敲人的我,在今天確實需要些安慰。

那些不理我的朋友,實在很不想講,你們真的很過分‧‧

不安慰就算了,還罵我白爛,不然就是叫我不要吵他在上班‧‧

反而有幾個朋友MSN給我鼓勵與打氣,希望我能站的起來,謝謝你們。

你們傳遞給我的友情治療,我確實接收到了。

對不起各位,拍賣才ㄧ天就得被迫中止。


藍藍,一路好走,我們會永遠記得你的。

全站熱搜

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