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說奪魂鋸5在拍了,現實中我也在拍著奪魂姪5。

本王不是不喜歡小孩子,只是有時候真的蠻困擾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有時候大姐會帶小外甥回來玩。

外甥三字是驚悚的源頭,只要一來本王的皇宮,我頭就會非常之痛。


為什麼呢?

因為小外甥都會第一時間衝到我的寢室看我打電腦、畫圖,然後就會用「小狗在雨中的表情

」要求我陪他玩遊戲。很無辜,真的很無辜!任誰看到都會於心不忍的答應他任何要求。那

身為舅舅的我,當然就得義不容辭的表現出舅舅的慈愛來回應他的期望。得陪他重複重複再

重複同樣的動作來滿足他,而這動作在孩子界裡,稱作「遊戲」。


舉例其中一項最常玩的遊戲就是我點他鼻子一下,他就會發出一種怪聲音「壓壓!」一ㄚˇ一ㄚˊ

到底再壓什麼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我還蠻想抓他的頭往窗外一丟,換我喊「 YA YA」。但

又因為我是一個仁慈又正經的好舅舅,所以只有腦想。當外甥「壓壓」一喊完之後就會迅速

衝到走廊底部,再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衝來我房間就定位再喊一次「壓壓!」。


「壓壓」這二個字到如今依舊找不到正確的解釋,想破解謎題,我看只能縮小身體進入他的

腦部才能得知真正的「壓壓」涵義了。


之前是想說外甥嘛,我想讓他開心來,開心走, O K我陪你玩一下。不過呢這一下真的有點

久,就在大約「壓壓」了三十多次,我開始失去了舅舅的慈愛,臉部開始僵硬起來,因為不

是只有點他鼻子就算了,還得面帶微笑的附和他說「啟動嘍!」右手順勢拉桿子動作。



「啟動嘍!」

「啟動嘍!」

「啟動嘍!」



阿是在啟什麼啊‧‧‧‧為什麼我這年紀了還得拉桿子裝可愛?




我依稀記得第四十二次中,當我點他鼻子啟動的時候,看著他衝到走廊底部,我也很迅速的

把我的房門帶上兼鎖住,外甥在底部迴轉時看到我把門帶上,他那絕望的表情‧‧‧‧‧‧

我這輩子忘不了。





「我是個狠心的壞舅舅。」─ 取自  菜的親情錄





後來有一次我提前知道外甥要來,因為那次我必須要趕圖,所以我把房門鎖上裝睡。姪子一

握是鎖的,就猛拍敲門!喊著:「舅舅我來了!舅舅我來了!」。


「我就是知道你來才鎖的啊笨蛋‧‧」,其實當時我也被門的聲音敲急了,情急之下就說:

「舅舅在睡覺中喔!」


外甥:「睡覺怎麼會說話?」

老子:「舅舅說夢話啊!」

外甥:「那夢裡也可以跟我玩嗎?」

老子:「當然不行。」

外甥:「那睡覺怎麼還可以跟我答話?」

老子:「因為你問我所以我當然回答你啦!」

外甥:「那舅舅是女生嗎為什麼耳朵二邊都有耳環?」

老子:「舅舅這麼帥當然有耳洞啊!」

外甥:「舅舅是女生嗎為什麼頭髮這麼長?」

老子:「舅舅這麼帥當然頭髮長啊!」




說到自己很心虛,當然,

後來的結果就是我的手拉了幾十次桿子動作跟損失一隻李小龍模型。

用李小龍換取我寶貴的畫圖時間‧‧‧值得了。






「小龍,謝了。」我在心中感激的說著。











全站熱搜

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3) 人氣()